当前位置:主页 > X荟生活 >日治女性青春梦:讨生活不忘找寻自我 >

日治女性青春梦:讨生活不忘找寻自我

创始人
2020-07-14 阅读 209
日治女性青春梦:讨生活不忘找寻自我

はたらけど はたらけど 犹なほわがくらし楽にならざり ぢっと手を见る

「拼来!拼去!生活犹原抹阔活!只有金金看着我的手!」

(原文取自青空文库 1998 年11 月公开,2017 年修正的版本,参考陈锦昌的台语翻译)

这首出自日本明治时期的歌人(诗人)石川啄木的作品《一握の砂》(1910 年出版),实际上石川的一生,从没有在任何一个工作任职过,上面的诗是他在贫困交迫下写出的句子,表达不管怎样工作生活仍然不容易。即使在现在,这首诗仍然让多数升斗小民心有戚戚焉。

2016 年初,台湾领先亚洲,出现首位不是出身政治世家,以专业能力获得肯定,从技术官僚历练最后成为首位女性总统的蔡英文。21 世纪女性工作无论质与量都是过往所有历史的最高峰。比起我们祖母、母亲那一代,女性有更多机会在各行各业展露头角,成为菁英。但是历史进程总是有变与不变之处,有些现象在 20 世纪初的台湾,和 21 世纪初的现在,仍然没有很大差别。例如我们仍然可以看到提供夜生活余暇活动的工作,如陪舞的舞女、咖啡馆女给,入行 1 年月薪可达 100 圆,远高于同时期高学历的女记者月薪 65 圆、女教师月薪 50 多圆、车掌和事务员月薪 30 圆、菸草女工月薪 15 圆的数字。21 世纪的现在,女性低阶劳动的薪水在 1 万 8 千–2 万 2 千元,大学毕业女性薪水在 2 万 2 千–2 万 8 千元之间,便衣酒店制服店小姐週薪 2–4 万,月入约 10–20 万。女性投身于贩售「身体慾望」、「尊严(或污名)」的职业收入,和提供(贩售)劳力、低阶知识技能等职业之间的受薪级距,在 20 世纪初或 100  年后的现在,其实并未改变太多。

工作仅是为了养家糊口,或者还有实践理想、独立自主等更多的价值,目前仍是争辩不休的话题。部分女性是为了实践独立自主而工作,当时一位日本女医生认为职业妇女能摆脱盲目遵从男性的情况。但是在实际的工作中,除了少数菁英的职业,有多少人在工作具有「实践自我」的成就感呢?

或是坦言:工作就是工作,一天没有工作就不能生活。即便是当时技术成分高的职业,如台北市巴士的司机。在没有自动排档,车辆操控仍然很原始的时代,司机是「高技术门槛」的工作。一位以万绿丛中一点红形象受访的女驾驶,即使她对驾驶工作有热情,仍持续準备报考甲种运转手考试(司机的日文汉字写作「运转手」),但被问到工作感想,她的回应还是:「每天出勤开车,生活没有什幺乐趣,就是工作而已。」对于现代女性或者男性来说,其心声大概也是如此。

虽然在现实情况下,多数的工作往往疲惫大过成就感,但是不可讳言的,工作佔据我们人生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这个工作有趣吗?」依然是选择工作时非常重要的考虑,所谓的「有趣」常常无法以薪资衡量,也许是能在工作中实现自我与梦想,这种工作机遇的追求,不分男女,至今仍是大家共同追寻的目标。

日治女性青春梦:讨生活不忘找寻自我阮ê青春梦:日治时期的摩登新女性
    作者:郑丽玲出版社:玉山社出版日期:2018/06/08三民网路书店购书读册生活购书诚品网路书店购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