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N云生活 >902反山埃绿色集会‧万人涌金矿区呈备忘录‧警半途截停矢助转 >

902反山埃绿色集会‧万人涌金矿区呈备忘录‧警半途截停矢助转

创始人
2020-06-06 阅读 696
902反山埃绿色集会‧万人涌金矿区呈备忘录‧警半途截停矢助转(彭亨.劳勿2日讯)902劳勿绿色集会因为等不到金矿公司高层现身接领备忘录,下午3时55分在主办当局一声呼应之下,全场1万5000名出席者涌上街头,游行到金矿区移交备忘录。可是,劳勿警方在前往武吉公满劳勿行政大厦前截停大队,劳勿警区主任万莫哈末三苏丁促请参与者稍安毋躁,冷静等待金矿公司的高层前来。虽然金矿公司的代表最终来到,惟来者只是保安主任,并非公司高层。不满只派保安主任接领大约在下午4时15分,绿色集会大队来到劳勿行政大厦,902劳勿绿色集会兼武吉公满反山埃採金委员会主席黄金雄、全国绿色集会主席黄德、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和律师巴拉要求警区主任把金矿公司代表带来现场。由于集会者情绪高昂,不断叫嚣,情况一度紧张,三苏丁要求集会者停止叫嚣、控制情绪,并要求主办当局促请集会者冷静。不过,现场的叫嚣声音仍然此起彼落,三苏丁即刻打电话给金矿公司,促请代表火速抵达现场。直到4时20分,金矿公司的代表终于抵达现场。对方戴了一副黑色眼镜,集会者要求对方脱下眼镜,报出身份。当众人得知对方只是一名保安主任,并非高层,更气愤地高喊“Tipu Rakyat"欺骗人民。金矿公司代表、三苏丁和主办当局代表都被推挤,不过情况最后受到控制,但移交备忘录的谈判破裂,三苏丁只好充当“和事佬",表示先由他接领备忘录,之后再转交给金矿公司高层。不过,黄德和黄金雄指出,他们之前已经声明要金矿公司派出高层前来接领备忘录,因此拒绝把备忘录移交给保安主任。大约在4时26分,三苏丁发表他会代表绿色集会尽力把备忘录移交给金矿公司高层,并宣布今次的大集会是合法,且在和平情况下进行及解散。黄德也在现场指出,如果备忘录无法呈交到金矿公司的高层,他们会发动第二波大集会。备忘录提出4建议劳勿绿色集会週日举行,劳勿反山埃委员会準备备忘录提呈给澳洲金矿公司,主题为“人命优先于盈利,停止污染危害我们的家园",提出4项建议要求金矿公司配合,并于7天内回覆。该会声言,若金矿公司无法落实所有诉求,他们别无选择,将要求关闭毒害村民的武吉公满山埃採金工程。这份备忘录的内容有提及过去3年来,自澳洲金矿公司启动採金作业后,越来越多当地居民申诉身体健康出状况,包括皮肤病、眼睛红肿、咳嗽等症状。劳勿反山埃委员会于6月发表的村民健康调查报告揭露,80%接受调查的村民身体健康方面都出现不寻常的问题,显示村民的健康问题与山埃採金有直接或间接的关係。指无法出示完整报告健康调查报告出炉后,劳矿矢口否认武吉公满村民的健康状况与採金作业有关,令当地村民感到非常失望,认为对方完全撇清责任。至今,劳矿始终无法出示任何数据和完整的报告昭信示人。另一方面,从居民安置的空气警报器显示,劳勿武吉公满和附近两公里的村庄,在过去一年来,空气受到严重的污染。委员会要求澳洲金矿公司立刻採取4建议(1)在金矿的3公里範围内长期装置空气监测器(氰化氢,HCN和二氧化硫,SO2等)进行每天24小时的空气素质监测,并定期透明化公布相关数据予大众,包括地面及地下水的素质监测报告。(2)打开大门让反山埃工委会指定的专家进入调查,提供炼金过程所需各类化学物资及使用数据。包括开放金矿区包括採矿区、提炼区、废物处理区等,让专家得以进行全面的环境稽查。(3)公布金矿公司的环境管理计划,废料处理详情、紧急事故处理方案等,并定期与当地村民举办对话、提供有效的咨讯管道等。该会必须受邀出席对话的单位之一。(4)签署《国际山埃管理协议》接受第三方的独立稽查。斥澳金矿公司食言缺席反山埃委员会认为,澳洲金矿公司食言,没有出席902劳勿绿色集会,等于欺骗警方。主席黄金雄说,他们与警方于8月27日签署协议,警方再三答应说澳洲金矿公司管理层週日将会来到集会现场接领备忘录,所以他们才肯签署协议,可惜对方食言,他们只好被迫号召集会者游行至金矿公司。当媒体询问委员会是否感觉被警方欺骗,副秘书张佩霞认为,金矿公司食言不算是欺骗委员会,而是欺骗警方。此外,黄金雄在记者会上说,902劳勿绿色集会已达到目标,他们成功传达反山埃採金的讯息,并获得全国人民的支持。他提到,大会曾通过邀请函及报章邀请彭大臣兼武吉公满代村长安南耶谷及劳勿国会议员黄燕燕出席集会,可惜两人缺席,但台上两个座位一直保留给他们。“虽然黄燕燕缺席,但我还是希望她过得好,下次我们将号召更大型的集会。"武吉公满饮食业一日旺起902劳勿绿色大集会週日在武吉公满路青年及体育中心足球场举行,让武吉公满新村早上涌入许多外地人,当地饮食业者更是忙不过来。业者透露,他们週日準备了比平日高达2至3倍的各种土产美食,以应付远道而来支持绿色集会的各界人士。週日早上10时许,武吉公满的茶室已有不少外来者和一些特地从外地回乡支持大集会的游子们,村民们也开玩笑说,这天比农曆新年还热闹,相信下午2时过后会有更多人进入新村走一回。武吉公满的饮食业者受访时指出,80年代,武吉公满曾一片兴旺,无奈自从附近的金矿公司以山埃採金后,这里的各行各业开始走下坡。年轻人都往外发展,或搬到其他地方居住,老年人也不鼓励孩子回乡置业。卖糕点小贩张思胜和张思荣兄弟是第五代接管家族生意,他们说,过去週日会有许多游客一日游,购买土产如糕点和豆腐,但人潮不多。“週日有大集会,肯定会有很多人到新村探看,所以我们一大早就忙着製作比平时超出3倍的包点和糕点。"他们所卖的糕点价格便宜,每个才80仙,而且也是许多村民从小吃到大的共同美好回忆。此外,豉油鸡王东主蔡伟健也说,在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的要求下,他比平时增加了两倍的食材,以便让参与大集会的各界人士能享用道地的美食,填饱肚子。“我去年回乡陪家人时,家人都患有皮肤病,感到非常无奈。其实,这里的环境幽静,有山有水,空气清新,可是金矿使用山埃採金,使到这里的人都不再快乐,个个灰头灰脸。"蔡伟健也感叹,年轻人外流,武吉公满街道的许多商店都改为住家,繁华不再,令人无奈。游子赶回乡支持劳勿武吉公满许多在外地工作的年轻人,都趁週日大集会特地回乡参与,并到新村着名的糕点店购买各种糕点,给当地业者大力支持,同时吁请政府听取民意,不要再伤人民的心。武吉公满姐妹花谢丽芬和谢丽娟分别在森州芙蓉和雪州蒲种工作,平时因工作忙碌,她们很少回乡,这次决定一同返乡参与绿色集会。早上,她们先与住在新巴力的嫂嫂赖彩云一同到新村买糕点。谢丽娟希望通过这次大集会,政府能了解人民的心声,以后在批准涉及到人民健康的各项投资之前,应该以民为本,确保人民拥有安全的家园,打造健康的国家。她们非常钦佩劳勿反山埃委员会的精神,长期抗战6年,虽然面对不少挫折和失败,但一直没有放弃,引起全国人民关注,如今全国各地人民都到来参与大集会,显示各地人民都听到和体会到武吉公满人民的心声,期望政府也一样,能够听取民意,俯顺民意。另外,黄群娣在吉隆坡定居,她週日特地回乡参与大集会,全家人一大早换上绿色衣服。她认为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集会,并认为政府应该正视。劳勿反山埃委员会委员郑亚萍兴奋的说,该会抗战多年,这次是最大的集会,期待金矿公司能取消山埃取金,还人民一个清新和健康的居住环境。20绿色布条遭割破扯下902劳勿绿色集会“抗山埃,保家园"大集会即将开始之际,悬挂在劳勿市区及会场附近的绿色集会布条遭不明人士破坏。这些被破坏的布条都是遭人用利器割破,有些更是整个布条被扯下来。由于破坏手法相同,因此相信是同一组人所为。委员会主席报案促查902劳勿绿色集会兼武吉公满反山埃採金委员会主席黄金雄週日下午约12时30分,已针对此事向警方投报,希望警方严正看待,展开调查。他透露,他是于週日清晨6时许接到前往会场进行布置的人员通知,获悉约有20多条悬挂在市区和会场附近的布条遭不明人士破坏。“这次共有6个布条和40个方向牌被有心人破坏或丢掉。那些挂在绿色集会布条旁的反对绿色集会的布条,则完好无缺,所以不排除这是反对者所为。"黄金雄补充,有两个挂在武吉公满新村的布条也遭不明人士破坏,不过大部份被破坏的布条都是悬挂在市区内。绿色集会宣传主任丘雪莉指出,这些被破坏的布条上週六晚还是好好的,因此相信破坏分子是于週日凌晨时分干案,主要是阻止活动的进行。“但我们并不会担忧,活动相信还是可以顺利进行。"各组织代表发言共同斗争——边加兰自救委员会主席沈茂山大家一定要站出来,为反公害一同斗争下去。请大家也出席9月30日在边加兰举办的盛会以示支持,不要让我们感到孤独。团结一致——霹雳反辖射抗毒委员会主席丘运达红坭山新村70年代就发生稀土厂侵害人民的问题,这种官商勾结最终造成人民受害。有的人说环保课题已经被政治化了,但是我们争取的环保、自身利益课题与政治息息相关,反公害就是政治课题。我希望大家能够团结一致,继续反公害运动。一起抗争——拯救马来西亚委员会代表苏海米我们仍记得,武吉公满的人民到关丹和我们一起反稀土厂,今天我们到来与武吉公满人民站在一起反山埃。我们已尝试到首相署、各部长办公室、各部门求助,但却徒劳,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表达反公害的意愿。维护民益——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我们不是来捣乱,而是来维护人民,大马人的价值不应该由黄金戒指或项链来衡量,应该从人民价值来评估。警:维持和平疏通交通劳勿警区主任万莫哈末三苏丁说,警方是根据《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确保集会在安全及和平的情况下进行。现场没有发生伤亡案件。根据警方估计,约有8000人出席这场集会。他多次强调,劳勿是一个和平的城镇,大概3天才有一宗小型罪案,所以警方这次也是要维持城镇的和平。“我们知道有很多外地人来参加集会,所以我们派出约300名警员执行任务,主要是疏通交通,希望民众安心回家。"询及他会否在週一移交备忘录给劳勿澳洲金矿公司时,他说,他需视情况而定,暂时还不清楚何时移交。“我会尝试将备忘录交给公司负责人,但会先跟对方商讨。"询及警方是否将对主办单位游行及发表诋毁国阵政府的言论採取行动时,他说,他将会把问题带回去讨论,目前无法回应。‧2012.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