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G墅生活 >《倚天屠龙记:启示录查经4》对抗羔羊的邪恶三一 >

《倚天屠龙记:启示录查经4》对抗羔羊的邪恶三一

创始人
2020-06-10 阅读 194

◎白恩拾(温哥华安提阿教会牧师)

经文:启示录十三章

使徒约翰继续揭发龙的集团力量──龙不是独自一个在当撒但,牠欺哄集结不少人间力量,组成集团敌对三一上帝,迫害教会;龙甚至模仿神圣三一,以龙、海兽和陆兽拼凑了「邪恶三一」,在历史舞台发威。

龙将自己的能力赐与政权
约翰看见海中冒出一头怪兽,有十角七头十冠冕。长相奇异:豹身、熊脚、狮口,三兽组合,像极了先知但以理所见,古代三大帝国的综合体(参但以理书第七章)。约翰知道这是罗马帝国,罗马巡抚每年大张旗鼓地,过海莅临约翰牧会的小亚细亚大城以弗所。

罗马铁蹄的威势,在疆土、军事、宗教上超越前三个帝国──巴比伦、波斯玛代、希腊的总和。罗马的雄威不足奇,但雄威背后的势头来自龙的赐与,才叫人惊奇:「……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牠。」(2节)。这叫人恍然大悟,为何基督徒遭受帝国大逼害!

保罗说:「……没有权柄不是来自上帝的。」(和合本修订版,罗马书十三章1节)。约翰却看见,滥用那神圣权柄的政权,是与撒但结合的势力,为要逼迫教会、反对上帝。伏在龙底下的海兽,不尽然一帆风顺。海兽受到致命伤,但那伤后来得医治好了(3、12节)。

主后68年6月8日,罗马皇帝尼禄被希腊人封为神明,元老院大加反对,宣告皇帝为帝国敌人。尼禄逃出罗马自杀,自此光荣的奥古斯督家族败落,罗马大乱。日后在惟斯帕仙(Vespasian)父子三人统治下(主后69-96年),罗马光荣重建。当中,豆米田作皇帝,对基督徒迫害尤烈。约翰看见的海兽受伤又复原,是指这段重要的历史。

逼迫基督徒是龙的本质
面对一波波龙扶植的政权,约翰提醒教会:要认识政权背后的势力,不要被它的政治理念欺哄,要知道它逼迫基督徒的本质。教会自处之道,不见得每次都靠反抗存活。很多时候,「耐心和信心」是教会得胜的依据。即或教会有时採守势被动,但上帝不会袖手旁观。申冤在祂,祂必报应。

有时,教会不能单纯地期待政府做人民公僕,为人民服务。若政府与龙合一,成为邪恶三一的海兽,它就构成了敌基督的势力。这些现象,不单出现在极权世界,也出现在自由民主国家。海兽所获取的大能,是用来亵渎上帝,基督徒要有属灵的警觉性。

而龙扶植人间政权,目的不是造福苍生,而是「与圣徒作战,并且得胜」(7节)。约翰直白地告诉教会:海兽政权是会获得暂时胜利,使很多人惧怕低头。但地上仍然有一班人并不怕死,更宁愿名字记在「被杀羔羊的生命册上」(参8节)。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永生故,两者皆可抛。生命保留在永生名录上,比在地上苟且偷生更重要!这是圣徒的决心。不过,龙的威逼有限:「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5节),等于在十二章所算的1260天,即3年半。这象徵着圣徒受苦的时间是有限的。

邪恶三一控制生活各层面
除了政治力量,龙也派上宗教与之配合──陆兽,「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好像龙。」(11节),这是邪恶三一的分身。什幺力量使牠安静时看来像基督的柔和,说话却露出恶龙般的声音?

宗教是龙最奸巧的巫术。宗教擅长迷惑人──藉着幽冥缭绕的烟香,幻术般的鼓铃诵经,使人失去意识,进入奥义世界,这是宗教的玄妙。龙掌握了一些技巧,透过对偶像崇拜,让人来崇拜牠。

第一世纪小亚细亚省的地方官,或基于「皇恩浩大」的感谢之情,或基于讨好,建造许多帝王神庙,使唤人民去敬拜皇帝。这其中有着太多好处:皇帝若高兴,会宣布该城为「自由城」,给予免税的优惠。「宗教」被用来讨好政权,成为换取过好日子的工具。海兽也乐于利用宗教,安抚驯服人民,这是龙的高妙。台湾的投票政治也很娴熟这些方法,使政治和宗教紧密结合,互相帮助。

政治与宗教还会操控商业活动──在人身上「盖印记」,使牠们的影响力落实在民生层面,达到最大控制。在约翰的时代,人们从商做生意,就需加入商业公会,而每个商业公会都属于一个神明。当时的基督徒参加公会的庙会活动,就可获得「印记」,一种工作许可证。若是不参与,就失去工作。而基督徒无论参与或不参与,都面对极大压力。

邪恶三一不只是在形而上、意识形态上控制人,还包含柴米油盐的实质掌控。在这样的氛围下,人要为了什幺崇高理由不拜兽像,导致身家受害?只有基督徒!因看见天国盼望不屈从,付出极大代价。

当保持属灵的警觉性
这样的情况,并未随帝国政权转移,而稍加改善。情况的惨烈,在世界各地,各个时代会重複出现。这是约翰这封信极高的价值,是永恆有效的警语。我们需要「智慧」、「悟性」来解开受苦的奥秘。

这可以让任何时代的人,对信仰,也对敌对信仰的势力,保持警戒。约翰用一个代码,表徵那在历史舞台不断出现又消退,兴替轮换的敌基督政权。他说,那是一个「人的数字」,六六六。

希伯来文与希腊文字母都有个特色,每个字母也同时代表一个数字,这称为Gametria。是哪个皇帝的名字数字总和为666?人们有很多尝试和猜测,最有可能的人是皇帝尼禄(Nero)。他酷爱希腊文化,若把他的希腊名字凯撒尼禄(Caesar Neron),转换成约翰所熟悉的希伯来文,其总数就是666。

但,尼禄已死近30年,如何又活着?合理的解释就是,比尼禄更残暴的当今皇帝豆米田政府,就是尼禄复活(「致命伤却医好了」),他是现今的666海兽敌基督政权。666是一个象徵──暴政、敌基督政府的代号。这样的解释,被很多严谨的启示录学者所支持。

以生以死顺服基督
敌基督政府是逼迫教会,伤害基督徒,行事作法与上帝的旨意相反或敌对的政治力量。牠有家族的相似性。666敌基督者在历史重複显现,即或当政者之名,数目不合666,仍是敌基督者。希特勒,不必算他的名字,他是20世纪德国的666,在他当政时期,德国有些教会充当了陆兽,公开或默许地支持他屠夫般的政策。当时只有少数基督徒勇敢反对他,除了潘霍华,还有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öller)。尼莫拉在讲台上批评希特勒,就被抓到监狱去。有牧师去看他,惊讶地问尼莫拉:你做了什幺,怎会到监狱来? 他反问:「你为何没到监狱来?」

除了尼莫拉,犹太医生包瑞斯柯恩菲尔德(Boris Kornfeld)是一个面对过苏联666的人。他后成为基督徒。在苏联古拉格群岛,因拒绝跟集中营配合做不合理处置囚犯的事,被人打得半死。临死前他有一个机会对另一囚犯作见证,那人叫做索忍尼辛。索忍尼辛后来有机会对数百万人做见证,都是受康斐尔医生之感动。索忍尼辛的文学作品在1970年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他们都以生以死面对666政权。

海兽加陆兽,无比凶猛,但却不能久存。约翰要基督徒醒觉、却不惧怕;羔羊已经胜过他们,跟随羔羊的人,以生以死顺服基督,藉此保存复活的生命直到永生。